不愧是钱看王家,这一出手,简直比丞相大人还要阔绰,关键是还不占任何地方。

  魏若水迷迷糊糊的看着左右,找了一圈也没找到乾荒的影子,倒是这宗人府丞处理着大理寺的事情倒是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一般,有点奇怪。

  生病着的乾荒虽然高烧不退,但并不是没有任何感觉,脑子里浑浑噩噩的,一切都不太听的清楚,但是周围的声音却也一直在传进耳中。

  而对面的小公主已经气哄哄的掐上了腰,被小将军死死地拉住,一副就要跑过来揍她的模样。

  她又不是被毒死的!这跟案件有什么相关啊!

  “姑娘,姑娘您在找什么啊?”胡嘉慌乱的跟在她身后,疑惑的问道。

  那他的伤口是在……

  魏若水端正的看着前方,努力去忽视那几个人血迹斑斑的双手,心里却悄悄的对乾荒有点害怕,偷偷的用眼角看了一眼自己身旁面无表情的乾荒,她默默的想着:看来还是古人的心理素质比较强,下得去手。

  魏若水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,对于她来讲,她不理解这种突然失去的友情是什么感觉,更不懂这会对生活有什么影响。

  遇到一个能哭的不是问题,遇到两个才是问题。

  鬼魂在别人身边是虚空的,但是到了魏若水手里却仿佛成了实心儿的,用力的一掷,那已经快要烧开了的铁门被一下子轰然的砸倒在了地上,瞬间压倒了门外的火苗,形成了一个虽然无比烫脚但却十分安全的道路。

  顺着长安街一直向前走,快要到皇城附近,才总算是到了太子府门口。

  “当然,除了基本的收义女的十六件礼,我也没什么别的见面礼可以送给你的。这是嫣儿小时候及笄时,她母亲送给她的一块玉佩,正好留了下来,让工匠再次修了一下,转送给你,也算是成全了你一直跟随着的情分。”

  “放肆,你一个男犯人,怎能直呼女子的闺名?简直无理!”

  魏若水趴在桌子上正圈圈画画着太子妃一案的示意图,看到他来了,不禁停下了笔。

  所以说,现在是所有人都相信,她不是太子妃一案的凶手了?

  “哭声在哪里?”

  “不是……这是?”

  魏若水赞赏的点点头,心里暗暗夸了句孺子可教。

  皇室秘闻,又涉及了皇帝最爱的流月公主,官方自然是改动了很多的说法,对外只说是萧公子设计陷害奎林将军,想要侮辱流月公主却不慎掐死等,并没有解释的那么详细,因此百姓们猜测之间却得不到任何解答,只能转而问向此案的破暗之人。

  魏若水呆滞的感受着唇上一闪而过的温度,一下子屏住了呼吸,如同被点了穴道一般,身后的墙壁是冰冷的,身前的触感却火热的如同能把人烫死一般。

  光是邻国每年的上贡,便不知派了多少绝世大臣而来,只为一睹晖王之才貌,与之竞争一番。但是,却从未赢过,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少年,单凭口齿雄辩,站在大殿之上,便能够说的让在座的群臣羞煞了脸面,哀叹自己一生无用。

  “魏若水,你别看不起我,这日子还长,我们总会再遇到的。”

  一日,在路上偶遇到太子妃和魏若水之时,他看见魏若水的长相,便不禁起了心思。

  “大家族里必备至宝?多大的家族?”魏若水敏感的抓住了这个说法的界限。

  白灯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受到了手腕上一阵的疼痛,一鞭子狠狠地打在了他的肌肤上,瞬间皮开肉绽,险些要让他叫出声来。

  “男子?你刚才不是说太子已经被皇上召见离府了吗?”

  一到了目的地,魏若水马上就蹦了下来,捂着嘴在一旁干呕着,没有半分形象。

  而有的人,早已经吓尿了,发出阵阵难闻的味道。

  乾荒压低的声音十分危险,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愤怒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msdc-china.com

本站成事在人 电影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