傅家宝吓了一跳,以为林善舞又要打他,连忙想捂住脑袋,下一刻却被林善舞抓着往山下跑。

  两人入了正院大厅,餐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饭,一家人坐下来吃饭。

  五十两!林善舞眉心一跳,她那铺子一个月的盈利也不到五十两,而傅家宝,为了买这种不能戴出去的稀奇古怪的首饰,就花了五十两!

  “啊啊啊啊……”

  “别打了,这可是大户人家的阔少,打坏了可怎么赚钱?”

  陆甲猜到他要救人,暗暗骂了句蠢货,自身难保了还想当英雄,以为自己是话本里的大侠吗?看武侠把脑子都给看傻了。

  傅家宝立刻抬手捂住脑袋缩进了书案下面,他缩也就缩了,还不忘拉椅子挡住,一副生怕林善舞钻进去打他的样子。

  “嗷……”傅家宝惨叫一声,瞪大眼睛捂着鼻子后退,整张脸都因为疼痛扭曲了一下,家丁们被这变故吓了一跳,都呆着忘记动弹,下一刻,又见林善舞脚一抬,一脚踹在了傅家宝肚子上。

  他掰开折扇摇了摇,笑容和举止在林善舞眼中像个反派小炮灰,林善舞瞧他那得意的样儿,就有点忍不住手痒,她捏了捏掌心,才道:“你看看我这张脸,我不是林善舞能是谁?”

  然而傅家宝听了这话,却半点不高兴。他转过身道:“那是我的鞋子,凭什么给别人穿!”

  他躺在地上郁闷了一会儿,慢慢就睡着了。

  她看着面前眼眶泛红的傅家宝,第一次真切地感觉到了心疼。一个从小就在父母的熏陶下接受了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种概念的孩子,在这样一个男人都可三妻四妾的时代里见证了父母最美好的婚姻,他肯定会羡慕会向往,会觉得这样的爱情是理所当然,然而八岁那年,他生母病逝,在他还沉浸在失去母亲的悲伤中时,忽然得知父亲在外面一直有其他女人和孩子……那种心情林善舞无法感同身受,却可以想象得到,那个时候年纪还小的他所面临的的打击,无异于一直以来坚持的信仰轰然崩塌。

  傅家宝急起来连自己爹都骂,他还会顾及一个小丫头?看着跪坐在地上红着眼睛的纪画翠,傅家宝觉得碍眼极了,甚至有那么一点后悔,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救这个人。

  傅家宝见状,气得身上都不疼了,他从地上捡起几块大石头就往那些山贼背上砸,砸得一个想提刀砍林善舞的山贼失手砍到了其他人身上,砸得一个想要偷袭林善舞后背的山贼慢了一步,被林善舞反手一棍子敲倒。

  等傅家宝将最后一条她与林大姑娘的不同处说完,林善舞才道:“人总是会变的,仅仅是这些能说明什么?”

  也许是因为她此刻的声音较为冷淡,不像前几次那样刻意装得温柔,令傅家宝感觉到了些许真实感,他试探道:“真的?”

  林善舞瞧着他明亮的双眼,觉得他是想起了她戴着幂篱去山上救他那一次。

  傅家的马车很快驶出了宅子大门,往县里福安楼的方向行去。

  两人这一等就等到了半夜,傅老爷才回来。

  却在这时,傅家宝从书房里走了出来,一见到她,便左脚绊了下右脚,把自己给摔倒了。

  傅老爷追问,“做的什么买卖?”

  傅家宝瞧她把玩着那簪子时的样子,就一阵心惊肉跳。林善舞在他屋子里将他给打了一顿,可后来他找机会偷偷把衣裳掀开来看时,却发现身上半点伤口都没有,这手段更是叫他冷汗直冒,这岂不是说日后就算她天天打他,别人看不出来?

  林善舞闻言微微一笑,拉着她坐到桌前,“妹妹身子虚弱,合该多补补。”把筷子塞到她手中后,趁林善睐不注意,她转身几步走到床边,一把掀开了被子。

  山贼们显然不是傻的,明白眼前这个黑衣女人强得离谱以后,便对视一眼,分出几人攻击林善舞,另外好几人从后背偷袭。

  傅老爷沉着脸道:“去找那个戏子?”

  管家说道:“少爷出去了。”

  傅老爷想到林善舞那温婉沉静的模样,摇头叹道:“这么好的媳妇,那逆子怎么就不晓得要珍惜。”

  他写完信,封上火漆交代下人送出去时,刚好辛氏端着茶水进来,立刻对她道:“看来跟林家的这门亲事真是结对了!”他如今一想起儿子那明明气得不行却不敢反抗的模样就来劲,忍不住双手交握,激动道:“当初林兄说要退亲时,我还犹豫,如今想来,幸好没退亲!咱们傅家能娶到善舞这样好的儿媳妇,当真是老天有眼呐!”

  这一次虽说是傅家宝倒霉,但也确实是因为他家里才损失了这么多银子,林善舞觉得,傅家宝必须负起这个责任。

  傅家宝被打得意识模糊,他听见其他山贼劝说的声音。


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www.msdc-china.com

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!